您的位置:www.85058.com > 技术支持 > www.85058.com谷歌“你画我猜”算什么,AI都开画展

www.85058.com谷歌“你画我猜”算什么,AI都开画展

发布时间:2019-11-10 08:28编辑:技术支持浏览(121)

    原标题:谷歌“你画我猜”算什么,AI都开画展了

    www.85058.com 1

    在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世界日益被“算法的凝视”所掌控。在医疗、交通和安保等领域,人类将越来越多的决定权让给机器,计算机视角下的世界成了主导事实。比如,若一个脸部识别系统认不出你的肤色,它就不会承认你的存在。若一辆自动驾驶汽车看不到你在横穿马路,它就会从你身上轧过去。这就是实际运作中的算法凝视。

    Obvious团队3位创始人。 本版图片/受访者供图

    这种结构性改变发生得非常缓慢,很难让人有全面的认识。但就像所有社会变革一样,艺术家们最先投入了认识论之争。汤姆·怀特(Tom White)就是其中之一,他是新西兰惠灵顿大学的计算机设计学讲师。其画作所描绘的不是人类看到的世界,而是计算机眼中的世界。

    www.85058.com 2

    www.85058.com 3

    Obvious团队今年6月发布AI绘制的浮世绘作品。

    在人类眼里,汤姆·怀特的数码版画就是一些无意义的色块,然而人工智能算法却能从中看出具像的物件。

    www.85058.com 4

    数字版画揭开算法眼中的世界

    在佳士得拍卖的首幅AI画作《埃德蒙·贝拉米》(Edmond Belamy)。

    2017年末,怀特开始创作这一类型的画作,其中一个系列名为《ImageNet的叛逆》(The Treachery of ImageNet)。“叛逆”典出勒内·马格里特(René Magritte)的《形象的叛逆》(The Treachery of Images),那个著名的“不是烟斗的烟斗”;ImageNet则是一个图片数据库,被业内广泛用于机器视觉算法的训练与测试。“在我看来,这一类比顺理成章。”怀特在接受采访时说。“而且我爱死双关语了。”

    Obvious团队用AI生成画作,作品曾拍卖43万美元;业内人士称AI无法取代人类艺术家,AI绘画有前景

    www.85058.com 5

    去年10月,佳士得拍卖了首幅人工智能画作,成交价高达43万美元,成为震惊艺术界的一次尝试。近日,这幅画背后的法国研发团队Obvious又发布了一系列AI创作的浮世绘作品,再次引发关注。中国油画院画家胡昌茕表示,不用去给AI画作下定义,传统艺术家也不应该去抵制,因为这是科技发展带来的势不可挡的改变。

    在人类眼里,这些画就是杂七杂八的线条和色块,缺乏显而易见的直观结构。但对接受过训练、旨在代替人类观察世界的算法而言,它们则是跃然纸上的具体物件:电风扇、缝纫机以及割草机。这些版画都成了视错觉,其中隐藏中某个具体的图像,而这些图像只有计算机可见。

    去年,法国研发团队Obvious的三位年轻人采用一种叫做生成对抗网络的人工智能算法进行绘画创作,这种算法不仅能通过学习大量人类画作来生产作品,还能鉴别出人类与AI的画作区别。Obvious团队向这一系统输入了14-20世纪的15000张肖像画,通过训练创作出了一系列人物肖像油画,其中一幅名为《埃德蒙·贝拉米》(Edmond Belamy)的肖像画在佳士得被高价拍卖。

    www.85058.com 6

    随后,Obvious团队开始探索用AI创作日本传统艺术“浮世绘”。浮世绘是版画的一种,要经过雕版、刻版、制作等复杂的流程,它已成为日本艺术的一个象征符号。面对这种复杂的传统工艺,Obvious邀请了日本浮世绘大师进行合作,听取艺术家的意见来建立浮世绘的数据库,尽可能追求画面的多样性,然后向人工智能算法输入这些数据。从技术上来说,和此前生产《埃德蒙·贝拉米》是类似的。他们于6月17日发布了系列名为“ELECTRIC DREAMS OF UKIYO”的22幅浮世绘作品,展现了日本1780至1880年间的社会风貌。

    “电风扇”

    对话Obvious 团队

    在机器学习社群内,怀特的作品引人注目。近期它们作为一个AI艺术展的一部分,在印度新德里的Nature Morte画廊首次展出。但怀特表示,他设计这些版画的意图是“通过机器视角看世界”,并创造“一种声音,供机器发声”。

    AI可以是创造力的催化剂

    www.85058.com 7

    新京报:《埃德蒙·贝拉米》的成交价高达43万美元,如何看待这个超出预估价40倍的价格?

    这种“声音”其实是一连串的算法,怀特称之为自己的“感知引擎”。它们使用机器视觉算法的训练数据——海量的实物照片构成的数据库——从中提取出抽象图形。然后,这些图形又被馈入原先的算法,让机器加以识别。若无法识别,机器就会微调图形,并将其退回,如此循环往复,直至图形被识别出来。这是一个试错过程,归根结底,就是围绕算法对世界的理解,展开逆向工程。

    Obvious:我们非常震惊,原先认为成交价最高大约是1万美元。因为是首幅被拍卖的AI画作,它的象征意义在一定程度上造就了这么高的价格。另外,这幅画引发了全球关于AI+艺术的讨论,让AI作品真正打入艺术界,从这方面来说它值得这么高的成交价。

    怀特用“计算机通灵板”一词比喻这个过程,多个神经网络“同时施加不同的推力,将其推向目标”。他说,这使他得以控制输出结果。不过,通过这种方式创作一幅图片要花好几天。他坦言,这个过程“有点枯燥”。

    新京报:AI画作的真正作者应该是谁?

    www.85058.com 8

    Obvious:我们在画作署名的地方写下了一行算法公式,因为这个公式暗示了画作产生的工程。AI画作其实是人类艺术家和算法技术进行合作创作出来的,不过从目前AI技术的先进程度来说,我们认为AI画作的真正作者应该还是人类。因为数据是通过收集人类艺术家作品来建立的,编码工作也是由人类完成的,算法只是一种生产方式。

    不同于某些机器学习艺术家,怀特并不宣称这些画是自动AI的产物(有时,艺术家和推销者为了营造技术神秘主义的氛围,常常采用这种有失诚恳的说辞)。对于自己扮演了何种角色,他很坦诚:他给这个感知引擎设置了一组起始参数,包括颜色、线条粗细等,并遴选输出,不符合他审美的画作都会作废。虽然他赋予了算法一种声音,供其表达,但他也想确保一点:即这种表达是悦耳的。“我想,我所做的就是解放算法,使之能表达自己,这样,人们就能懂得它在说什么。”他说。

    新京报:未来AI有可能摆脱人类经验去进行绘画创作吗?

    www.85058.com 9

    Obvious:我们正在努力去限制人类的干预,但是当下的人工智能不可能进行自主创作。创造力是一个比较主观的词汇,每个人有不同的定义。我们认为AI也是有创造性的,因为它可以制造出与众不同的视觉效果。当然人类艺术家是不可取代的,不仅是绘画领域,像雕塑、音乐等艺术领域,AI永远不会完全代替人类去创作。但是,我们希望AI能够在艺术界开辟一条独特的道路。

    那么,算法究竟说了些啥?就跟所有艺术品一样,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读。

    新京报:浮世绘是需要经过复杂手工艺程序才能呈现的艺术,刚刚发布的系列作品能被称作真正的浮世绘吗?

    本文由www.85058.com发布于技术支持,转载请注明出处:www.85058.com谷歌“你画我猜”算什么,AI都开画展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