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www.85058.com > 互联网资讯 > 论持久战:支付战争将往何处去

论持久战:支付战争将往何处去

发布时间:2019-11-24 13:40编辑:互联网资讯浏览(159)

    这意味着,短期内,谁都无法取得决定性胜利,谁都打不垮谁。

    腾讯的其它业务,乐观情况下2018年收入会有700亿左右,2019年会有1000亿左右,但财付通在金融上的布局目前远不如蚂蚁金服,明年利润能不能突破100亿都是问题,现在给其它业务太高期望,会对腾讯整体价值的认知造成一定的偏差,在大盘形势不太好的情况下给投资造成很大的干扰

    对战争双方来说,要么迅速提高变现能力,要么一方取得压倒性胜利,获得绝对垄断地位,降低补贴、提高费率,才有可能改变这一切。

    财付通如果是40%左右的市场份额,那就是4000亿左右

    但在2017年,支付宝挺过来了。它放弃了对高频的执念,转而主打多维、有用,并通过“码商”等to B层面的优势筑牢城池,守住了属于自己的半壁江山。

    【2018年1月末,备付金规模为1237.57亿元,较去年末上涨242.67亿元;2月(提额比例为客户备付金总规模的10%),2202.35亿,较1月末上涨964.8亿元。将964.8亿元看做客户备付金总规模的10%。备付金总额是9600亿左右】

    然而,支付业务不是这个逻辑,现阶段无法做到攻城略地之后快速反哺,高份额无法直接带来高利润。

    图片 1

    这是蚂蚁金服的至暗时刻。重压之下,它一度自乱阵脚,误入社交迷途。

    2017年Q4

    如上所述,决定战争双方产出能力的,不是支付业务本身,而是基于支付的产品和服务。

    短期不要对其它业务抱有太大的期望,给太高的估值

    既然这么难,可以退而不战或者曲线救国吗?

    2017年九月份的时候,蚂蚁金服官方透露有5.2亿+用户,这个5.2亿+用户是以自然人为单位,并不是虚拟账户,因为一个自然人会有多个支付宝账户情况,算账户有7亿左右

    据易观国际统计,直到2015年一季度末,支付宝在移动支付市场的份额高达74.92%,财付通不过11.43%。

    支付业务不是强规模效应业务,随着规模的增大,来自于费率的收入成本也会线性增加,只具备中等规模效应,有利息收入的时候,利息收入规模大时可能让支付金融业务成型后毛利突破50%,断掉利息收入,这成为一件不可能的事情——配合超级流量入口需要的低毛利策略与支付宝的竞争,即使业务成熟后毛利率也不会多高,增值服务毛利率可以到65%,支付业务能到一半已是不错

    这意味着,绝大部分中国网民,既是微信支付用户,也是支付宝的用户。

    2017年底的时候,马化腾透露财付通绑卡用户8亿+,这个8亿+是虚拟账户,并不是以自然人为单位,去掉重合的,真实有多少无从得知

    对腾讯来说,支付业务不盈利,是一件更棘手的事情。腾讯以游戏、社交和内容为核心,这些业务与支付的关系,没有那么强,而且游戏等业务同样遭遇着前所未有的强监管。

    四、总结

    目前,国内第三方支付的B端费率通常在千分之六,并且多少还有一些补贴存在;C端目前仍以补贴为主,实际收费并不多。因此,不到千分之六的整体费率,意味着利润空间极其狭窄。

    支付场景上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开拓支付场景需要高投入

    众所周知,微信是中国移动互联网第一大应用,并且暂时看不到衰落的可能。

    二、支付金融业务

    腾讯是一家很会做生意的公司。

    云计算

    怎么办?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是补齐金融短板,提高变现能力,包括信贷、理财、保险等等。

    图片 2

    在备付金集中存管之前,凭借沉淀资金的利息收入,可以弥补支付服务费收入的不足。诸如财付通和支付宝,沉淀资金都在数千亿级别,对应的是数十亿元乃至上百亿元的利息收入。

    其它业务短中期核心还会是支付金融业务

    然而,强监管环境下,备付金集中存管的落地,终结了以沉淀资金利息为主要盈利来源的商业模式,并且推高了支付机构的经营成本。

    短视频战况发展——https://xueqiu.com/1936609590/104200908

    一个普遍的认知是,背靠微信这样的社交应用,财付通可以在不用付出太多成本的情况下保持攻势;而支付宝在场景上天然处于劣势,需要维持较大的补贴力度才能实现用户下沉。

    2017年底,央行发通知,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交存比例将由去年4月延续至今年1月的20%档位,分三次逐月提高至50%档位。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9月末,微信及WeChat月活跃账户达10.825亿,微信支付月活跃用户数突破8亿;最近公布的阿里巴巴财报显示,截至去年末,支付宝及其附属公司的全球年度活跃用户超过10个亿,成为全球首个用户量超过10亿的非社交类APP。

    2017年Q3补贴较强,Q4支付宝有很强的补贴,微信较弱,所以财付通Q3毛利低于Q4

    最终的胜利者,赢得的不只是支付市场,而是科技和金融两大赛道。

    在高毛利的金融业务没有发展起来前,支付与金融整体的毛利都不会高——微粒贷算是小有成就的金融业务,但腾讯只有30%的股份

    基于支付的C端金融服务以及B端科技服务,成为战争双方角力的关键。


    结论是,阿里很难,腾讯也很难。一场输不起的战争

    【支付宝和财付通,各自沉淀的客户备付金规模约在1600亿元和1500亿元,合计占全行业客户备付金总量的70%、市场份额前十名的90%。两家巨头均按12%的低档交存,这意味着,两家公司首次需交存各不到200亿元的客户备付金。】

    与之对应的是,财付通在低消耗的同时,产出高不高呢?

    在2016年底的时候,财付通的备付金规模是1500亿左右,2017年Q1大致提升到2000亿左右,也就是说,2017年Q1的毛利提升,在其余条件不变的情况,实际上可以认为是贡献的——1500*4%/4=15亿

    手握微信这张王牌,腾讯整体依然处于攻势,其挑战是基于支付的金融业务和科技业务还相对落后,导致变现能力亟待提升。它在努力弥补差距,但错过了跑马圈地的红利期。而在境外,腾讯需要适应没有微信加持的情况下开疆拓土。

    其中支付宝、财付通的比例由12%-42%

    蚂蚁金服较早建立了完备的金融布局,有着更好的变现能力,并且支付宝与阿里生态的协作效应良好,让支付宝在更大的消耗面前保持坚挺。不仅如此,蚂蚁金服在境外战场“出海造船”,大大提升了战斗力。

    用户把钱拿出去,收千分之一,银行、财付通各赚万五

    换句话说,如果这是一场持久战,财付通消耗更小,支付宝消耗更大,时间拖得越久,对财付通越有利。

    业务成型竞争降低后减少营销补贴费用可以提高净利润率,但无法提高毛利率

    挑战在于,金融的世界里很难出现王者荣耀那样的传奇,并且当下的监管环境也不支持传奇的诞生。

    金融监管趋严,短期不好在金融新业务的开拓迈太大的步子,微粒贷小有成就,有30%的股份限制

    一方面是备付金利息收入消失、银行通道成本上升,另一方面是偏低的服务费率与持续的补贴投入,这样的局面,对财付通和支付宝来说,都是重压——而且业务规模越大,压力越大。

    大部分由支付与金融贡献,小部分由云计算贡献

    概言之,支付宝消耗更大,但是变现能力更强;财付通消耗更小,但是变现能力尚弱。在境外市场,腾讯相对保守,支付宝走得更快。

    支付业务是支付与金融的流量入口,需要低毛利才能有足够的竞争力,支付宝执行的低毛利策略,财付通也是

    另外,在两大巨头走向持久战的同时,其他竞争对手蠢蠢欲动。不管是作为国家队的银联,还是百度,从未放弃在移动支付市场上的努力。

    30%的上交比例提升,1200亿左右的上交金额提升,损失的利息收入是40亿左右,2018年的其他收入毛利率损失5%-7%(在2017年损失2%-3%的基础上,如果今年备付金规模继续增加,损失更多),之前说的

    本文试图分析的是,这场持久战如何形成?往何处去?而决定战争走向的关键因素又是什么?从闪电战到持久战

    前期开拓业务肯定需要高投入(包括支付场景的扩大也是)

    一个典型表现是,补贴力度渐趋下降,腾讯和阿里均淡出了春晚红包大战。

    【2017年6月-12月非金融机构存款增长十分缓慢,甚至期间还有过小幅倒退。月度数据分别为840.77亿元、901.4亿元、901.35亿元、901.29亿元、995.07亿元、994.9亿元和994.9亿元】

    而支付宝深耕十余年,早已成为大部分中国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凭借持续不断的场景布局和市场投入,支付宝用户数量越来越逼近微信支付。如果纳入国际业务,支付宝在用户数量上更是不落下风。

    蚂蚁金服2017年收入700亿左右,同比增长70%-80%,利润170亿左右

    在此之前,支付机构可以拿备付金与银行谈价格,争取更低的费用,但现在它们失去了这个至关重要的筹码。

    云计算在2016年Q2透露毛利率甚至为负,参考阿里云的数据以及之后整个云计算市场不断地降价,以腾讯云如今的体量,毛利率方面肯定不太乐观

    在人们印象中,凭着微信红包,腾讯通过闪电战,迅速完成了对支付宝的逆袭。但事实上,腾讯足足用了接近三年的时间,才取得重大胜果。

    在2017年底的时候,支付宝搞红包营销,从余额宝的用户推算,2017年Q3/Q4支付宝余额宝用户就多了1亿+,我估算这个时候支付宝自然人用户应该是6亿+

    而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技术,很可能在不远的将来重新定义移动支付,谁能肯定不会出现下一个降维攻击者呢?

    用户钱就放在财付通余额,然后部分集中存于银行,赚3%-4%的年化收益

    这就是目前的持久战格局。决定战争走向的并非支付业务本身,而是基于支付的变现能力,不仅仅是境内市场,还有境外市场。

    余额宝被限制,尽管规模仍然在增加,但流动性受到很大影响,对财付通是短期利好——短期既可以扩大其在支付市场的份额,也可以趁机发展金融业务

    不管是品牌认知还是用户体验,微信支付和支付宝相差不大。微信支付更方便打开,但是支付宝的用处更多,二者各有优劣。

    $腾讯控股$$阿里巴巴$

    这隐含了一个前提:支付业务本身是不赚钱的。更准确的说,支付业务带来的收入,不足以支撑战争的消耗。

    用户把钱花了,赚商业支付手续费

    很遗憾,这是一场持久战。腾讯和阿里,谁压力更大?

    刘炽平:至于第一季度腾讯“其他”业务收入,营收贡献最大的是支付业务,这部分的收入主要来自于我们对第三方商家的收费;第二大来源则是对个人用户提现收取的手续费。云服务收入占比排名第三。

    而持久战的格局一旦形成,就不是短期能够撼动的了。财付通要扩大胜果,或者支付宝想要夺回失地,都绝非易事。手握王牌,腾讯能否躺赢?

    摩根士坦利分析师Grace Chen:公司支付业务四季度营收占比达到21%,利润率达到23%,根据我的计算,创造了历史新高,请问主要驱动因素是什么?公司支付业务的变现进度如何?对公司整体利润率的影响如何?

    与此同时,支付战争的火焰烧到了境外,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被开辟为新战场。鉴于微信在境外影响有限,这成为蚂蚁金服猛攻的突破口。

    当钱从银行出来到财付通或支付宝,银行会收取万五的手续费,为了让用户使用,第三方机构最开始是自己出这部分的钱,当规模变大后这笔钱成了一个巨大的负担(没有摩擦成本,用户会频繁地使用),如果又没有高毛利的业务作为支撑,会导致支付金融业务的毛利成负,

    本文由www.85058.com发布于互联网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论持久战:支付战争将往何处去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