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www.85058.com > 互联网资讯 > 李东生 国际化是发展最重要的驱动力

李东生 国际化是发展最重要的驱动力

发布时间:2019-10-22 21:26编辑:互联网资讯浏览(109)

    图片 1

    第一财经日报12月8日讯 1999年,中国与美国的入世谈判如火如荼。也就是在这一年,TCL越南建厂,家电企业中首批试水海外。

    同期毕业的同学,学习最优秀的人都到海外留学,我们留在国内的同学,学业成绩不是最好,但是留在国内的同学成功的比例更高,很重要的原因是在中国的机会多。 没有改革开放大的环境机会,就没有我们这一代人的成功。 受访者供图

    此后十多年,TCL开启了漫长的国际化历程。

    TCL集团董事长、CEO李东生表示,跨国并购方向正确,但步子跨得太大,前期遭遇了困难和挑战

    “当时入世那一刻,其实既兴奋也有点担心。” TCL集团董事长兼总裁李东生日前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表示,入世意味着国内市场逐步开放,国际巨头可以名正言顺来开发中国市场,行业竞争会更激烈。不过,中国加入WTO,也消除了国际市场一些准入制度的不确定性因素,让中国企业更有紧迫感,来加速国际业务的拓展。

    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家电行业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也诞生了众多企业明星。生于1957年的李东生乘着改革开放的东风,引领着TCL集团从弱到强。

    李东生说,相比中国周边国家,中国的人口红利优势已不复存在。中国的劳工成本已是印尼的两倍,加上硬性的社会福利保障等,中国原来的劳工成本优势已基本丧失。但中国还存在制造竞争力的优势,因为中国的通信、交通、社会人文等基础设施很完备,让中国的工业配套能力明显强过周边国家。

    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电子产业打开国际市场的开拓者,TCL集团董事长、CEO李东生被授予改革先锋称号。他主导TCL开展重大跨国并购,开创了中国企业国际化经营的先河。李东生表示,“四十年间,我见证着中国经济从弱到强,工业和科技实力快速提升,国家也从封闭走向全面开放。而在此期间,TCL也从一家地方企业,发展成了具有国际竞争力的跨国公司,TCL近40年的成长历程,与国家改革开放同步。我深深感恩这个时代,时代成就了李东生,时代造就了TCL。”

    此外,入世10年来,中国GDP从2001年的10万亿元,跃升至2010年的39万亿元,增长近3倍,这也直接导致中国的人均消费能力的提高,让中国市场规模持续快速增长。

    改革开放给我们创造机遇

    李东生指出,目前中国的人均消费量与发达国家还有相当大差距。以电视为例,美国市场每100人就消费10~11台电视机,中国每100人目前才消费3~4台电视机;如果中国市场消费水平达到美国的一半,则意味着中国电视机市场规模将从现在的4000万台上升到6000万台左右;若达到美国消费水平的75%,中国电视机市场将上升至9000万台,所以说中国市场潜力还很大。

    新京报:你是改革开放后首批大学毕业生,你的同学中有创维、康佳的创始人,改革开放对于你意味着什么?

      国际化涅槃

    李东生:我经历了改革开放40年,1978年上大学,毕业之后就做企业,是改革开放给我们这一代人机会,让我从一个工程师技术员,做到这个千亿企业的老总,从一个受雇这个企业的管理者,变成有股份的企业家,这个变化最重要是来自改革开放给我们创造的机遇。

    1999年,TCL集团在越南同奈省边和市投资建立其第一家海外工厂的举动,让TCL成为中国第一批试水海外市场的家电企业。

    我记得当年我们大学毕业的时候,同期毕业的同学,学习最优秀的人都到海外留学,我们留在国内的同学,学业成绩不是最好,但是留在国内的同学成功的比例更高,很重要的原因是在中国的机会多,没有改革开放大的环境机会,就没有我们这一代人的成功。所以我非常感恩改革开放,感恩这个时代。

    在接下来的十多年里,李东生和TCL集团的所有员工都没有想到,漫长的国际化过程竟然会如此惊心动魄。可喜的是,TCL集团的电视机和手机业务因为有不断扩大的海外市场支撑,双双进入全球前10强,TCL平板电视和手机销量在今年第三季度均排名全球第7位。

    新京报:家电行业在改革开放后30年如日中天,相关家电企业众多,可以说是黄金时代。你认为那些年家电崛起的原因有哪些?

    中国企业面临的国际化考验也将加速自我竞争力的提升,包括产品技术、运营能力等方面的提升。李东生指出,在入世之前,中国企业的国际化更多是产品出口,而这10年最大的改变就是中国企业真正走出去了。

    李东生:我认为得益于几个因素,第一,中国市场庞大的需求,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中国市场购买力也在快速上升,家电首先受惠。

    其实,TCL最近十年的发展,也几乎成为中国入世10年中国企业如何走出去的一个最真实写照。

    第二,中国企业进入这些产业比较快,无论是电视、空调、冰箱、洗衣机,还是后来的手机,中国企业的进入使产品的性价比大为改善,价格随之降低。不但只是在中国市场有一个很大的增量,海外市场也争取了很大的份额。所以中国的经济发展过程中,形成了工业基础能力,使得我们在这些产业领域的优势更为明显。

    2002年,TCL集团以820万欧元收购了德国施耐德公司,开始以并购方式试水国际化。2004年1月,TCL集团并购法国汤姆逊公司彩电业务;同年6月,TCL通讯并购法国阿尔卡特手机业务。

    新京报:“家电+互联网”也是近年来的趋势,TCL与腾讯的合作如何能够脱颖而出?未来有哪些计划?

    但由于缺乏国际化并购的经验,以及国际化运营人才,让此前20多年都没有出现过亏损的TCL,在接下来的两年遭遇到巨大的困难和挑战,2005年TCL集团亏损3.2亿元,2006年半年报更是巨亏7.38亿元。

    李东生:我们基于智能电视的运作成立了雷鸟科技,腾讯参与投资,我们以这个产业平台来发展智能电视的应用。未来希望在这平台基础上发展智能家庭、智能家居应用服务,也希望能够在移动互联网服务方面有所突破。

    也许是过于自信,李东生曾承诺“18个月扭亏国际并购业务”。为此,TCL集团还变卖了旗下国际电工和楼宇科技两家公司,获得12亿元的收益,但这仍然没有办法弥补国际化并购所带来的亏损黑洞。后来的事实也证实,没有一支国际化经营队伍、国际化管理架构和相应企业文化,“18个月扭亏”的承诺只不过是空中楼阁。

    加入WTO,国内竞争就是国际竞争

    痛定思痛。2006年6月,在TCL亏损最严重的时刻,李东生写出了《鹰之重生》一文,主动担负亏损的责任。文章的最后说:“中国企业要成长为受人尊敬的企业,国际化是必由之路。”与此同时,TCL集团也经历了20年来最大规模的高管团队大换血。包括袁信成、胡秋生等几位高级副总裁选择离开或退居二线,而以刘飞为代表的有留学或外企工作背景的国际化人才加盟TCL集团。

    新京报:2004年TCL开启国际并购的脚步,先后并购了汤姆逊彩电、阿尔卡特手机。“电子产业打开国际市场的开拓者”称号也源于此,当时为什么选择国际并购?为什么选择这些并购对象?

    具有国际化市场经验的高管团队再次重组TCL多媒体和TCL通讯业务,2007年TCL集团成功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3.96亿元,剔除可转换债券公允价值变动影响后,TCL集团净利润仍达3.10亿元。

    李东生:在2001年中国加入WTO,我们意识到经济全球化,中国企业国际化是大势所趋。在国内的竞争就是国际竞争,我们必须要勇敢地走出去,在一个更大的舞台竞争,才能够持续发展,就更加确定了我们国际化和全球化的战略。

    “今天来看,当年并购汤姆逊和阿尔卡特手机业务的决定还是正确的。如果没有当初的并购行为,很难想象今天TCL手机业务会是怎样的结局。”李东生指出,在TCL并购事件之后,很多中国企业都选择并购来拓展国际化,比如联想和吉利等。

    2004年两个大的并购有一定的机会因素,当年汤姆逊想把彩电业务出售,我们有兴趣购买谈了大半年谈成交易。后来同样法国的阿尔卡特找到我们,也想把手机业务卖给我们。

    国际化并购带给TCL的,不仅仅是痛苦的扭亏煎熬,也有劫后重生的快速增长。2010年TCL集团收入518.7亿元,其中海外收入占比达39%。今年前三季度,TCL集团收入439亿元,海外收入159亿元,占比达36%。

    新京报:2000年后许多家电企业都开展并购,如今回想有没有一些总结与反思?

    这一业绩相比TCL集团2001年的211亿元,增长了150%,而当时TCL集团的海外收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李东生:现在回想起来,跨国并购是全球化布局,这个方向是正确,战略没有问题。但是我们的步子跨得太大,过程中产业、技术、市场的转变不充分,所以在并购的前两年,遭遇了很大的困难和挑战。短时间内要从管理中国业务变成管理全球业务,我们管理能力是跟不上的。我们要重建管理能力需要时间,这个过程我们就会付出比较大的代价。

      人才困惑

    另外当时并购的汤姆逊是拥有显像管彩电技术最多的公司,合并之后,我们认为在技术上能够领先。因为当时平板、LCD等产品价格很高,我们认为它没有那么快能够取代CRT市场。想不到两三年时间,美国、欧洲市场显示器就更新换代了,这个转变让我们措手不及。所以2005、2006年连续两年业务亏损很大,但我们坚持下来,以当年并购的国际业务为基础,形成现在的全球化产业布局。如今北美和欧洲两个市场表现最好,海外业务以发达国国家市场为主,这得益于当年的跨国并购奠定下来的基础。

    海外市场支撑和中国市场的快速发展,以及中国的制造优势,让TCL的多媒体和通讯业务一直处于上升地位。

    新京报:近年来日本家电企业,比如东芝、夏普等在华业务持续败退,你认为这是什么原因?

    相反,日本松下、索尼等国际电视巨头却因为接连而来的金融风暴、欧债危机等问题,一直处于下滑的通道中;还有诺基亚、摩托罗拉、索尼爱立信等手机巨头,也因为手机市场技术更新,而持续萎靡。

    李东生:这可能和整个国家的经济结构有关系。目前日本企业在这些产业领域的效率、成本竞争力已经处于劣势,技术方面又没有优势,所以他们在竞争中退出是必然的选择。

    “尽管如此,中国电子企业相比国际跨国巨头,还存在整体规模和实力的差距。”李东生指出,中国电子100强的前10强与国际竞争对手相比,基本上都有6~8倍的差距。如果中国电子企业整体规模和实力不提升,还是无法与国际巨头在国际市场比拼。因此,在同样的产品上,销售规模直接决定了企业的盈利能力。

    新京报:根据TCL集团重组方案,华星光电将是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在新时期的国际化背景下,华星光电也进军印度,未来还有哪些规划,TCL集团如何保持竞争力?

    而这种规模的差距也综合体现在企业的国际经营管理能力,以及在产业链上的垂直整合能力。

    本文由www.85058.com发布于互联网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李东生 国际化是发展最重要的驱动力

    关键词:

上一篇:电力地理信息系统解决方案

下一篇:没有了